当前页面:首页 >> 图情世界 >> 正文
藏书故事:贾平凹的“无奈”嗜好
作者:王新民     发布时间:2020-12-10     信息来源:     阅读次数:【关闭】

  贾平凹读书很杂,涉及面广,相对而言,以历史、文学、艺术、宗教、兵书居多,故其藏书很丰富。对于所喜爱的图书,他想方设法都要搞到手。一次他想看张爱玲的散文,找了多家书店未获,托笔者帮助寻找。经过努力,笔者终于在博文书店买到《张爱玲散文全编》。贾平凹看到书后非常高兴,边说“有劳有劳”,边将钱硬塞给笔者,以示诚意和谢意。

  一日,笔者陪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的领导到医院探望正在住院的贾平凹,听到该社出版了一套《十三经注疏》和“鲁迅研究书系”时,贾平凹流露出渴望的神情。出版社领导会其意,立即派人回去取书赠送给贾平凹,如获至宝的贾平凹露出了难得的笑容。

  对于自己的著作,贾平凹也很珍爱,轻易不送书给人。书房最醒目的四个书架,横竖挤满了他的数百种著作——国内版、海外华文版和译文版,每种仅存两三本,更多的则是盗版本,多达七八十种,盗版最多的书是《废都》,有60多种。有人带着书登门拜访,或人在外地把书邮寄来请他签名,发现是盗版本,他就留下,再选一本正版送与来人。如果是相同的盗版本,签过名后,再郑重地在扉页上注明“此为盗版,出于××地”。有的盗版本粗制滥造,有的却比正版还精致,令人感叹高科技在各行各业都显示着力量。

  贾平凹在他的书架上贴有“莫开尊口”的字条,但这一字条也难阻挡亲朋至友的索要,以至于有时连他自己也没有存书。有一次贾平凹和笔者聊天时,谈及早年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过其小说集《野火集》,感叹自己却无存书,向笔者求助。笔者记得某书店好像有,便答应把自己的存书先给他,然后再买一本。不料送给贾平凹后,笔者却再未找到该书。后来贾平凹送给笔者一本新著权作补偿。据不完全统计,海内外出版的各种贾平凹著作版本有600多种。

  《废都》被禁后,贾平凹所存样书被索告罄,他曾托笔者寻购。记得有一次笔者到商洛市新华书店检查工作,意外发现《废都》“藏在深山人未识”,遂托亲戚悉数购下,除送给贾平凹等友人外,所余珍藏至今。贾平凹不仅存有中文简体字、繁体字本以及法文、日文、韩文等语种的正版《废都》,而且存有60多种盗版《废都》。有一次,笔者受托请贾平凹为一本《废都》签名,贾平凹一眼认出是盗版,遂用正版《废都》换之,他收藏了这本盗版《废都》。

  因此,自上世纪90年代起,贾平凹无奈地多了一个“嗜好”,那就是收藏自己作品的盗版本。每次出差或外出,遇到自己作品的盗版本,贾平凹总要买上几本带回家。有些朋友知道他的这个“嗜好”后,也帮着买其作品的盗版本,有个朋友一次就给贾平凹买回来一麻袋这样的书。久而久之,贾平凹已收藏了一书柜自己作品的盗版本。贾平凹每出一部小说,市场上都会出现盗版。除小说外,一些散文集也遭盗版。还有一些不法书商自编自印《贾平凹文集》《贾平凹作品集》等假冒伪劣图书,其中欺世盗名的《霓裳》就是假冒贾平凹之名的“真正的假书”(贾平凹语)。

  贾平凹收藏的外文版图书也不少,有外国友人赠送的,也有其著作的外文译本,包括英、日、德、法、韩、俄等语种。据不完全统计,贾平凹所藏其作品外文版迄今已有30多种,分别是:英文版《浮躁》《废都》《高兴》《带灯》《土门》《秦腔》《极花》《古炉》《老生》《山本》《贾平凹散文精选》;法文版《废都》《古炉》《带灯》;瑞典文版《白夜》《高兴》《秦腔》《极花》;意大利文版《带灯》《老生》;德文版《废都》《极花》《贾平凹散文选》;西班牙文版《极花》;俄文版《秦腔》;捷克文版《废都》;日文版《废都》《老生》《山本》;越南文版《带灯》;埃及文版《极花》;阿拉伯文版《贾平凹散文选》。其中,最珍贵的当属法国驻华大使皮埃尔·莫雷尔赠送的法文版《废都》签名本。

  多年前,四通公司送给贾平凹一台电脑,但贾平凹一直未使用,至今仍用钢笔或签字笔写作。于是他积累的手稿越来越多,仅长篇小说手稿就达18部之多。这些手稿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,其中最具收藏传世价值的莫过于最有争议、曾获法国费米娜文学奖的《废都》,不少人想知道书中的“□□□(此处删去××字)”的庐山真面目。据悉,近年曾有人欲出价100万元购买《废都》手稿,但遭贾平凹拒绝。

  贾平凹宝刀不老,勤于笔耕,不断有新作问世,今年仅长篇小说就有两部,其中写城市生活的《暂坐》已由作家出版社出版。另外一部名为《酱豆》,也将由作家出版社付梓。由此可见,贾平凹收藏的图书将是韩信点兵——多多益善,这无疑是一笔宝贵的文学甚或文化珍宝。


作者:王新民

微信公号:藏书报

日期:2020-12-09


主办单位:澳门威利斯人v9579网 承办单位:澳门威利斯人v9579网图书馆 皖ICP备06012098号
地址:丰乐大道2188号 电话:0550-3854722